欢迎访问怀安县数字图书馆!
是“玩”还是“接触”社会
详细信息   
全文
陪类兼职“登陆”我区高校$$ $$ 我国中部和沿海开放城市的陪类兼职现象已进入各大高校,花样也多。而我区大学生还是以家教,打杂活等作为勤工俭学的主要内容,陪类兼职只是初露端倪。虽说陪类兼职初“登陆”校园,但看起来十分诱人。如某高校园出现这么一则广告:某男士急聘一会游泳的大学生做陪伴,待遇包满意。又如某公司老板欲聘一文学系女生做陪聊,待遇比家教高两倍。再如贴在某财经大学门口的一则广告说,急需一围棋高手做陪练,包吃住,每日千元。此外,还有广告聘大学生陪唱歌、陪跳舞、陪旅游、陪看电影、陪说、陪玩等等,名目繁多,简直让人眼花缭乱。$$ $$ 大三女生成为弄潮儿$$ $$ 据了解,目前正在做陪类兼职的大学生一般多为中文、新闻、旅游、外语等热门专业的大三女生,其中少数人已做了相当长的时间,大多数则刚开始。有的同学说做这类兼职“有点儿怕”。如笔者的一位同学小双为一家眼镜城的老板做“陪聊”,每星期三次,每次约两小时,具体的时间由老板定;地点也不固定。有时在公园,有时在老板家里(他妻子不在时),有时候在商场。陪聊的内容很随意:感情、生活社会现象、校园内的趣闻趣事等。小双的工作就是尽可能使老板感到高兴,并尽可能说一些“刺激性”的话题。老板也是隔三差五地谈到一些敏感话题,而她只能故作轻松。她说:“表面上看来我很轻松,其实心里特别紧张。每次从他手中接过钱时,都有一种犯罪感。毕竟他年纪已高,又是有妇之夫,怎能让人不感到害怕?”她表示,这样的陪职她并不想长久地做下去。$$ $$ 但也有人热衷于陪职工作。某高校中文系的陆小茜给一位企业的老总做“陪玩”已经半年了,每次两小时。她自己制订了四大原则:耐心、爱心、同情心、责任心。每次用一个小时讨论社会话题(可用英语交流),然后一起散步、下棋、打球或游泳。再就是给老总来个比较轻松的心理测试,以消除老总在工作时的疲劳。她说:“时间一长,我也习惯了,这样的兼职,确实比打杂活、做家教舒适,又挣不少钱。”她希望同学们不要对此误认为是走上不正当的道路,其实双方的关系融洽,并不存在什么“恐怖兼职”。$$ $$ 工作都是“轻松的玩类”$$ $$ 一家中介机构的老板对笔者说,“有能力享受”陪类服务的一般是老板或大款。前些年,他们找社会上那些没多少文化的“靓女”坐陪,如今对象成了大学生,女大学生做这项工作,需要有极强的个性、口才,更重要的还得有一技之长。当然,只要被相中,工作都是轻松的“玩类”,待遇也十分诱人。笔者问:“女生做陪职到底有没有安全保证呢?”“这个要靠大学生自己去把握,我们只管收中介费。但偶尔也会碰到少数客户要男生的,男生的安全系数可能要比女生高一些。”$$ 褒贬不一,怎一个“陪”字了得$$ $$ 对于这股悄然兴起的陪类兼职热,社会各方反应不一。有人认为,大学生的陪职应多加提倡,这不仅为一种时髦的勤工俭学,更可锻炼一个人的社会生存能力,何况,大学生靠自己文化吃饭,无其他不良行为。某大学一位99级的学生黄斌同学表示:“决不能接受也不能容忍陪类兼职在校园里泛滥成灾;陪类兼职是‘出格的另类兼职’,一些大学生为了金钱,出卖自己人格、牺牲自我尊严。”他呼吁学校尽快采取强硬措施,禁止陪类兼职,对违反这一规定的在校大学生予以处罚。一些大学教师疾呼:“连女大学生也去做陪类兼职了,当今的大学生形象何在?尊严何在?教育的成果何在?”他们希望大学生应以学业为重,不应如此之早的接触社会,对于家庭条件比较差的同学,学校应予以支助,增加奖学金与助学金的数额。一位在上海某大学读书的女学生认为,目前,国内一听到“陪”字就觉得下贱,就是见不得人的东西。其实并不尽然,陪类兼职刚刚兴起,加上以往不正当“陪”类阴影的笼罩,陪类兼职自然而然地不为大多数人接受。
 
版权所有:河北省怀安县旅游文化体育广播电视新闻出版局  地址:河北省张家口市怀安县柴沟堡镇工业街  邮编:076150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