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怀安县数字图书馆!
巴以:人命和国命的对峙
详细信息   
全文
来自历史的“抵押”政策$$ $$ 2月14日这一天,巴勒斯坦人的地雷,炸毁了一辆以色列梅卡瓦3型主战坦克,并炸死了里面的三名乘员。$$ $$ 以色列的反应,是出动飞机轰炸巴勒斯坦当局在贾巴利亚(Ja-balia)难民营的两个警察局。这似乎有点奇怪:并没有证据表明是阿拉法特手下人员炸的坦克,打掉了他的警察,以色列如何还能要求阿拉法特惩办暴力分子?$$ $$ 从以色列的行动看──虽然以色列政府不会公开承认──他们采取的是一种“抵押”政策。1930年代,美国人在巴勒斯坦镇压阿拉伯起义时,英国士兵经常扣留起义者的亲属,甚至毁掉整座村庄。不过在镇压犹太人起义时他们不用这一招,因为知道犹太人不以宗族血缘集居,打烂邻居的家,并不能让起义者感到多少心理压力。$$ $$ 英国人治理巴勒斯坦时,究竟是帮犹太人还是帮阿拉伯人?这是两个民族一直在争论的问题,他们都声称前殖民者帮的是对方。英国当局对犹太人不搞连坐,一直被阿拉伯人认为是约翰牛倾向犹太佬的证据。$$ $$ 以色列向英国人学,过去也对巴勒斯坦人搞连坐,让整座村庄为一两个居民的行为负责。但自1990年代以来,西方舆论对平民伤亡越来越敏感,所以现在以色列改变了策略。$$ $$ 你要我的人命 我就要你的国命$$ $$ 巴勒斯坦人不是要建国吗?那就进入已经交还的阿拉伯地盘,打掉你的警察局,打掉法院,打掉市议会,打掉镇公所,打掉国家机器的所有运作场地和这些场地所代表的国家尊严;甚至出动坦克把未来的巴勒斯坦国总统阿拉法特(他已经自称总统)包围在他的官邸里。看你还怎么建国?以色列的策略,就实际效果看,可以概括为一句话:你要我的人命,我就要你的国命,看谁熬得过谁。$$ $$ 暴力分子躲藏在掩护他们的平民之中。顾忌平民伤亡,以色列人很难抓住他们。要百无一失地防备自杀炸弹攻击,在犹太人定居点与阿拉伯村庄如围棋黑白子交错杂处的情况下,几乎不可能。但以色列有足够的实力封杀阿拉伯人任何一级权力机构。不能连坐平民,必须当心人命,那就掐住巴勒斯坦人的国命,连坐他们的国运。$$ $$ 尽管美国为了反恐怖战争的进展,希望中东早日实现和平,世界各国也做了很多斡旋,但是,人们一般估计,这一地区的动乱仍将长久持续。专家们提出了各种理由,本人的理由或许最简单:只要阿拉法特没有勇气一当“叛徒”二当烈士,反而很得意地让别人称他为“伟大幸存者”(据说他躲过了来自各路人马的五十多次明抢暗炮),巴以冲突就不会结束。$$ $$ 就像德国统一问题一样$$ $$ 有史为证,对阿布杜拉国王被巴勒斯坦极端分子暗杀的震惊和愤慨,才使约旦自1951年以来就成了对以色列相对最友好的阿拉伯国家;$$ $$ 对萨达特总统被伊斯兰极端分子暗杀的震惊和愤慨,才使多数埃及人在1981年接受了他们并不那么满意的以埃和平条约(1979年3月 26日在华盛顿签署);$$ $$ 对拉宾总理被犹太极端分子暗杀的震惊和愤慨,才使多数以色列人在1995年接受了他们也是不那么满意的在约旦河西岸和加沙地带建立巴勒斯坦自治政府的开罗协议(1994年 5月 4日签署)和“奥斯陆2”协议(1995年9月28日在华盛顿签署)。$$ $$ 或许,只有阿拉法特被巴勒斯坦极端分子暗杀,才能使他的人民在震惊和愤慨中接受以色列对巴勒斯坦建国所能作出的最大让步?或许,中东的风水就是如此,和平之花必须用领导者的鲜血浇灌?$$ $$ 或许,这场延续了半个多世纪的冲突,是无法在以巴两方的范围内解决的,它必须被提升到犹太人和阿拉伯世界整体关系的大框架。就像德国统一问题一样,当西德总理勃兰特在60年代初提出“东方政策”时,他同时也积极推进西欧各国的政经合作。只有在欧洲一体化的大框架内,他的与东德和解直至统一的追求,才不会引起法国、荷兰等邻国对德国再次崛起的忧虑。或许,只有阿拉伯联盟提出一揽子和平方案,集体保证以色列的安全,才能祛除犹太人的疑虑。
 
版权所有:河北省怀安县旅游文化体育广播电视新闻出版局  地址:河北省张家口市怀安县柴沟堡镇工业街  邮编:076150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