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怀安县数字图书馆!
暑假已经来临,正在或已经离开校园的大中小学生将暂别紧张的学习生活。暑期度假本来应该是一个比较轻松的话题,但是记者在调查中却感到一个轻松的暑假,对不少学生来说,却成了难以实现的渴望。
详细信息   
全文
大学生注重打工$$ 大学生在暑期打工已非新鲜事,只是在今年掀起了一股不小的高潮。7月初,杭州市人才市场曾举办一场暑期大学生勤工俭学的招聘会,推出了400个工作岗位,结果有五六千名大学生前来应聘。有调查表明:杭城高校大约百分之七十的学生有暑期打工的意愿。$$ 以往暑期打工只是一些家境贫困的大学生增加收入的选择,如今为什么越来越多的大学生选择了在暑期打工。浙大校团委的陈立明老师认为有这样一些原因:一是学校要求每位假期回家或参加教育实习的大学生都能就近、就便深入厂矿、农村参加社会实践活动,并为每位学生开出了“暑期社会实践联系函”。因此,有不少学生就选择以打工的形式来进行社会实践。二是近年来,大学毕业生就业形势比较严峻。这使得越来越多的大学生希望能早日接触社会、了解社会,为今后自己能顺利走入社会打一些基础。$$ 这么多大学生选择在暑期打工,企业自然是难以给予满足的。于是不少大学生又根据自己的特长,计划在暑期开展各种家教活动。一些大学校园也推出了面向中小学生的各类暑期培训班、夏令营等,从而为大学生们提供了勤工俭学的岗位。$$ 需要指出的是:学校对大学生暑期社会实践的时间要求一般在一周左右,而许多大学生却将整个暑假都安排为打工。如果仅仅以“赚钱”、“了解社会”来解释这种现象,似乎并不充分。$$ 其实有一个因素长期为人们所忽视,那就是有关大学生的暑期活动相当少。$$ 采访中记者发现,打着大学旗号举办的夏令营的确为数不少,但是所招的营员都为中小学生,几乎听不到有哪个单位将举办大学生夏令营的信息。即使是大学生暑期培训的信息也相当少,社会力量举办的各种校外教育都把主要目光落在中小学生身上,只有浙大城市学院英语村(收据上出具的是“杭州成功外语专修学校财务专用章”)推出的四、六级英语强化培训班,其主要招生对象应该是大学的学生,有不少大学生赶去报名。$$ 浙大一位教师说:“其实大学生们也希望有丰富多彩的暑假生活,除了严肃紧张,也需要轻松活泼。几天前,浙大玉泉校区就有10余名学生结伴出发,去敦煌旅游。这些学生是听了一门叫‘敦煌艺术和丝绸之路’的课后,引发了对敦煌的浓厚兴趣。如果有教师组织参与,相信会有更多的大学生加入到去敦煌的行列。”$$ 看来,在重视大学生暑期社会实践活动的同时,如何进一步地丰富大学生暑期生活,也是一个值得研究和重视的问题。$$ 中学生难以轻松$$ 大学生们可以自己决定如何过暑假,这对大多数中学生来说是颇为羡慕的事。$$ 杭州一所重点中学的副校长在与记者交谈中很坦率地说:“我们在与学生和家长的交流中明显感到,大多数中学生尤其是高中生都希望在暑假中能轻松一下,但是,多数家长着眼于中考或高考则指望孩子在暑期抓紧学习。”$$ 杭州第十四中学将在暑期为高一新生举办一个为期4天的“网络夏令营”,目的是要引导学生正确使用网络。这确是一个家长会支持、学生有兴趣的活动。只是学生都在校内学习,每天又按时回家,所以叫“夏令营”似乎并不合适。《现代汉语词典》是这样解说“夏令营”的——“夏季开设的供青少年或集体的成员短期休息、娱乐等的营地,多设在林中或水边。”$$ 该校的老师说,带学生到外面去搞夏令营本来就存在安全方面的风险,加上多数家长又不支持,所以中学一般是不会考虑暑期带学生外出去轻松一下的。$$ 采访中,记者注意到有的中学却是注重家长的意愿办起了学生暑期补习班,每天上午上课,时间在1个月左右。办班的目的据说是为了让初中生今后能考入较好的重点高中。虽然参加的学生都要求自愿报名,但是有学生对记者说:“如果学校不把办班的事告诉家长,我是不会‘自愿’去报名的。”$$ 社会力量举办的各种校外教育也颇有针对性。今年6月以来,新闻媒体上招收初中、高中学生的各类暑期培训班广告几乎天天都有。开办青少年各类夏令营的信息也时有所闻。$$ 记者经打探后方知,其实许多夏令营就是培训班:营地就在校园内,主要的活动就是上课。不少夏令营还实行“全封闭管理”,家长的确是可以放心了,但学生是不会再有轻松了。$$ 暑期缺乏轻松的活动,家长又要求孩子抓紧学习,就这样许多刚走出自己学校的中学生又进了另一所学校,继续学英语,学数学……学校教育与校外教育没有什么大的差别。$$ 暑期,真正有条件轻松一下的是今年即将通过高考的高三学生。他们的“轻松”要求一般会得到家长的支持。只是针对他们的轻松活动几乎没有。有的家长可能会考虑陪同孩子去外地轻松度假。$$ $$ 小学生暑托升温$$ 对比中学生,小学生的暑期生活可以称得上丰富多彩$$ 。只是各种校外教育推出的招生名额还难以满足小学生的要求。$$ 今年暑期,杭州青少年活动中心推出的招生名额接近2万。学电脑、学武术、学书法、学画画、学围棋、搞乐器、练舞蹈……各种各样的培训吸引了许多青少年(主要是小学生)。6月1日推出的报名工作,只用了两天时间就基本结束了。但是,直到7月5日该中心的许多培训班正式开学的这天,仍有不少家长带着孩子前来报名,孩子和家长的脸上都带着失望之情。$$ 浙江自然博物馆推出的“暑期小小讲解员兴趣班”活动也吸引了许多小学生前来报名,有限的名额马上就报满。$$ 此外,杭州青少年活动中心以及各城区的青少年宫还推出了不少真正意义上的夏令营,如“大清谷一日营”、“桐庐二日营”、“朱家尖三日营”等。营员可以下水去摸鱼,捉螃蟹。有数千学生报名参加。记者注意到此类夏令营的报名主体为小学生,中学生的参加人数极少。$$ 但是受家长广泛关注的还是暑托班,因为孩子独自在家,他的生活、学习谁来管?于是把孩子送进暑托班便成了越来越多的家长的选择。社会上的各种暑托班也因此如雨后春笋般地冒了出来。$$ 杭州青少年活动中心今年举办10多个暑托班,共招500多个学生。杭城一家新闻媒体获悉此事后,想报道这一信息,但被婉拒。因为500多个名额早已爆满。$$ 暑期临近,社会各界办的各类暑托班几乎家家爆满。即使这样,仍有一些孩子进不了暑托班,家长也为此犯愁。有的暑托班硬件、软件设施不到位,只是关住孩子做作业,缺少有兴趣的活动,孩子最后不愿意去,家长也将犯愁。$$ 杭州青少年活动中心主任金娟娟说:“青少年校外教育是一门科学,它与学校教育不同,有自己的规律。注重孩子的技能、特长培训,让孩子们在玩中得到教育这是其最大的特点。校外教育如果不能引发孩子们的兴趣,如何能留得住他们。”$$ 看来,有的家长的担心还是有根据的。
 
版权所有:河北省怀安县旅游文化体育广播电视新闻出版局  地址:河北省张家口市怀安县柴沟堡镇工业街 公安机关备案号:13072802000017   



技术支持